水产动态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水产动态 > 国际动态 >

鱿鱼价格上涨,亚洲、中东需求增多,欧美进口商颇感压力

作者: 文章来源:UCN国际海产资讯 点击数:100 更新时间:2020-01-14 14:34:16
作者/ Louis Harkell
编译/ 胡路怡
 
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统计,2019年一至十月美国从中国进口37,200吨鱿鱼,较上年同期下降26%;进口额约1.2亿美元,下降32%。在中美贸易战影响下,去年的贸易额跌至自2010年以来的最低点。

水产品贸易企业Ruggiero Seafood副总裁Frank Ruggiero告诉UCN:“因为贸易战,进口商改变了采购习惯,很多人不愿意保有太多的库存。在关税生效前,我们也就曾考虑购买印度和泰国产品,但我们发现,印度和泰国供应商很难满足我们的要求。”

“考虑到价格和货源,即便中国鱿鱼被征收25%关税,某些产品仍相对便宜。中国产品采购也更加方便,因为中国拥有巨大的加工产业网络,只要我告诉他们,我需要20条货柜,做U5和U8鱿鱼圈,他们很快就能做出来。”Ruggiero说。

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,几大鱿鱼商品的价格涨到两年间的峰值。意大利海产品进口企业NatFoodConsultant经理Natascia Guizzetti告诉UCN,“虽然美国市场疲软,但亚洲和中东的需求在增加,亚洲国家原材料供应不足,价格因此而高涨。”

“卡塔尔和阿联酋进口商愿意支付比欧洲商家更高的价格,中国、越南和印度都在往中东销售。而中国本地需求也在增加,很多越南鱿鱼最终卖到中国。”Guizzetti说。

据Guizzetti报价,在意大利,进口越南枪乌贼Loligo edulis加工品(20/25 cm WR 100% NW IQF 7kg carton)报价在$7.80/kg; 中国枪乌贼Loligo chinensis(18/22 cm, 100% NW IQF 7kg carton)报价为$7.35/kg。

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在中国,150-200g近海真鱿原材料报价在CNY 27,500-28,000/吨(来源:华采找鱼),较去年夏季上涨10%以上。

西班牙加工企业Congelados Cabomar联合创始人Eduardo Freire称:“2020年欧洲加工厂将非常艰难,既要应付高价压力,还要面对原材料的短缺。我感觉,欧洲鱿鱼市场在走下坡路,我们打算拓展挪威三文鱼和真鳕方面业务来保证销量,如果只做鱿鱼,我们很可能要亏钱。”

到了新的一年,鱿鱼行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新产季渔获量。1月10日,阿根廷将启动专属经济区内鱿鱼捕捞季,专属经济区外的中国渔船已陆续开始作业。《华采找鱼》上周报道,“在阿根廷公海捕捞的渔船仍在小幅增加,大约90艘,捕捞情况仍然不佳,海上鱿鱼产量甚少。”

在中国,100-150g阿根廷鱿鱼Illex argentinus价格涨至CNY 31,000-32,000/吨(来源:华采找鱼),较去年夏季的涨幅约23%。

秘鲁鱿鱼Dosidicus gigas的捕捞情况相对稳定,中国渔船基本转至赤道海域,每日单船产量在5-8吨左右。而两个月后,秘鲁专属经济区内也将开启新一轮产季。
上一篇:荷兰泰高投资宁波大西洋鲑RAS养殖项目,初期资金基本到位
下一篇:最后一页